计较多了,心情累了;欲望大了,幸福少了。人生百味,繁华万千,终是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
腾讯大王卡免费30G专属流量

那年,我去俄罗斯

那年,我去俄罗斯。

带队去的。

有个队友是我们本地的,在临沂搞批发的,主要是葫芦系列,就是起重机上用的,具体我也不懂,去看过,琳琅满目。

一年能搞个三五百万?

利润。

在临沂,这个地方,这算常态。

批发市场是面向全球的。

全球?

是的。

动不动还发集装箱到海外……

咱暂且称这哥们叫葫芦,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葫芦呢?是前段时间在沙漠里,我的皮卡车太长,总是担车,频繁的救援,我发现每次拴拖车绳都很麻烦,U型钩需要用螺丝固定住,拴也麻烦,解也麻烦。


你看人家高手怎么拴绳?

要么,就是直接焊个钩子,要么用S钩。

当时我就在想,等我回临沂,我要去找葫芦,让他帮我弄两个S钩,他就是卖这玩意的,有的是。

新手进沙漠,很多事都很费劲,例如轮胎放气。

人家一会就放了。

咱要放一二十分钟,等咱放好了,人家已经进沙漠了。

那年,我去俄罗斯配图

最快的放气方式是用螺丝刀,直接把气门芯给卸下来,可是咱又拿捏不住火候,容易放大了,过去我们在翁牛特玩,一般就是放到1.0左右,而我们去巴丹吉林这些地方呢?你看他们放气可变态了,0.5到0.7,轮胎扁的厉害。

昨天,有教练推荐给了我一款放气利器,是一种定压的螺丝帽,挨着拧上,自动放气,速度慢一点,但是四个轮胎一起放就不慢了,能自动放到0.7,然后用表再调一下就好了。

临沂市场那些人,多是子从父业,例如爹是搞起重批发的,儿子跟着卖起重设备,葫芦不是,葫芦他爹是搞木板的,就是往木浆里喷沙做三合板,沙都是用集装箱发到临沂的,或是海沙或是沙漠沙,都是超级细的,所以不要觉得沙漠的沙没用处,也有,只是运输成本太高,为什么选海沙?运输成本低,港口到岚山港,集装箱货车拉几十公里就到工厂了,你若是从阿拉善拉到临沂?那沙成天价了。

其实,我们每次进沙漠,都会感叹,应该带葫芦他爹来看看。

这是多大的商机。

要多少有多少。

葫芦有辆霸道,4.0最高配,在俄罗斯时,他说自己不想要了,想买路虎发现4,为什么不想要呢?就是觉得霸道车友没有好人,全是大纹身,金链子,一起聚会让你喝酒你若是不喝?还能急眼。

他说的是真的。

因为,当时我也在丰田车友会,我当时是丰田皮卡车主。

一聚会,真是这么个场景。

全是工程人。

葫芦有些害怕,觉得买霸道买错了,那两年正好流行发现4,我说那这样吧,你把霸道卖给我,反正咱知根知底,你又没越过野,你也不会这些。车基本没跑路,就是当时想装成功人士,现在不想装了。

那时候,丰田越野车还没有今天这么神,贬值也厉害,他上路接近70万,卖给我50万,后来又让了我1万块钱,算是49万,还额外送了我四条轮胎四个轮毂,我都觉得贵了,因为那时正好手动2.7出来了,才卖31万,从外观上没区别,我虽然玩越野车但是我不玩越野,何况我喜欢手动档。

我买了没多久,清明回家上坟,我开着大霸道就去了,我们那边每年都要给祖坟添土,确保坟头越来越大,我们去大坝拉土,我就开着霸道下了大坝,一圈又一圈,掉泥巴里去了,出不来了,我们村N多在那拉土的,看了笑话,我爹觉得是奇耻大辱,用拖拉机拽,拽不动,他们都不管了,我去找挖掘机给拽出来的。

因为这个事,我爹骂了我老半天,觉得我有两毛钱不知道姓什么好了。

你在城里,爱怎么嘚瑟怎么嘚瑟,怎么能在村里嘚瑟呢?

因为这个事,我爹对霸道无好感,很巧的是,石头出狱了,之前跟着我哥干活的一个哥们,我们是一起长大的,同班同学,我是班长,包括村长也是我们一起长大的,村长比我矮一级,我之前写过,那时我比我哥调皮,是我们那群里的老大,村长他爹也是村长,他爹喝了酒就喜欢在大喇叭骂人,村长总是想跟着我玩,我就跟他讲,你回去把你爹打一顿,以后就可以跟我们一起了,然后我们在后面跟着,他不敢打,而是声讨他爹,说你以后别在大喇叭骂人了,人家都不愿意,让他爹追出了二里地……

石头进去与我们无关,他自己的事,其实他跟我哥干了没多久就单飞了,他比其他几个人有心眼,有能力,我哥驾驭不了他,我也驾驭不了,进去的事也不大,私刻公章还是啥,反正蹲了1年多就出来了。

他出来,我们要给他接风。

他进去之前已经混的很好了,跟我哥差不多同一水准了,接风的不光有我们兄弟俩,还有他的靠山,正规军,就是我们也要给面子的人,在碰杯时,石头跟我说,班长,我要有你这个车,我不用三年就起来了。

正规军也在场,咱也好吹牛B。

我说,那我就给你了,你有钱了再给我。

他说,你多少钱买的,我加10万块钱。

我说,那不用,就原价给你,我开了没多久。

当晚,就给了我十万块钱,定金。

我就过户给他了。

为什么要给他这个面子?

第一、坚信他能起来。

第二、他背后的人,我们需要给面子,也帮过我们。

第三、这个车,我也喜欢够了,何况我本身有辆坦途,还是V8的发动机,比这个4.0的强多了。

这小子,命不好。

先是他爹给人看大门,死了,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死的,可能是喝酒喝死的,才刚60岁,好日子一天都没过上。

接着呢?

他媳妇查出了乳腺癌……

他本身一屁股债,车子我已经过户给他了,我哥提醒过我,意思是实在不行再要回来,看这家伙是够呛能翻身了。

我说,一个村的,不至于。

几乎就是看着长大的,他是什么人,咱很懂,就是这种人的生命力很倔强。

我以为他会放弃自己的女人。

因为,他也不是省油的灯,外面没少弄,结果,他没有,听说哪里治疗效果好,接着拉着媳妇就去了,就因为这一点,我跟我哥讲,就是这个车赔在他手里了,我也认了,这家伙真是颠覆了我们对他的认知。

不放弃。

当时有条沿河路要修,就在今天我们社区旁边那条,这条路竞标价是1200万,层层转包,最后让石头接手了,就是具体的执行人,你知道他多少钱拿的?

300万。

当时,大家都等着看笑话。

因为,300万是绝对干不着的,他实际用了不到200万,一边从河里捞沙,一边施工,连搅拌站都没用,直接用挖掘机现场搅拌的,当时我哥在附近有个沥青站,石头想租我哥的设备自己搅拌沥青,我哥拒绝了,因为我哥觉得他没有支付租金的能力,还有就是不想跟豆腐渣工程绑在一起,当时若是租给他?整个沿河工程他能全部接手,因为他施工方式太变态了,什么都不买,什么都是现场弄,而且挖沙卖。

这还不是他最骚的操作。

他最骚的操作是让项目方去银行贷款,先支付给他工程款。

银行手续也是他帮着跑的。

为什么说最骚的操作?

他的活干完,钱就拿到手了,而其它段的呢?这么多年过去了,现在还没拿到钱,他拿到钱就要把霸道钱给我,我没要,我说先给媳妇看病,别的都是次要的,我这些同学对我,真的当乡绅一样对待,我不知道之前写过没,我小时候生病住院了,所有同学都会跑到医院去看我,是所有。

长大了,也是如此。

有什么事都跟我商量一下。

他们知道我是文化人,能看的远一些,为什么一个霸道对于一个工程人有如此的加持?因为当时只有真正有实力的人才会开霸道,你开着霸道,别人就愿意跟你合作,这个车现在还没卖,前年我回家上坟,他过去给我送花生油,我问跑了多少公里了?他说36万公里,不过已经不是他自己开了,是手下小兄弟当拖拉机开着了。

还能卖40万,可能不止。

现在丰田涨的没影了,我最喜欢的其实是蛇档的4700了,军绿色的,太帅了,我之前遇到过一辆,是一位读者的,他要找我借钱,先卖给我,以后再赎回去,因为我觉得他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了,我拒绝了他。

现在想想,太可惜了。

现在石头混的很不错,还跟乡镇单位合作开发居民楼之类的,应该也赚了不少钱,我平时很少回农村,他还住在农村,自己搞了个很大的院子,盖了个二层小楼,我爹经常回去,我爹说每次在路上遇到石头,石头总会放下玻璃说几句话,逢年过节若是我也回去,我一般不去他家吃饭,我会去村长家吃,他偶尔也去,反复念叨那句,我能有今天,就是靠的你那辆霸道……

这两年,他跟我哥闹的不是很好,可能是因为挖人的问题。

但是也没大矛盾。

这些,我都理解,农村人之间,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之前我写过一个细节,就是每个民工的情绪阈值都很低,一句话就能动手,之前我爹在帮我哥看大门,看了有两三个月,不给看了,理由就是天天有打架的,110一天能去好几次。

我爹对他们的形容就是一群原始人,野蛮人。

民工如此,包工头也如此。

所以,他对我哥有意见,我哥对他有意见,都正常,村里民工在两个工程队之间跳槽也都正常,我觉得都是小事,他们可能觉得不是小事,但是对我,他没意见,可能也有,但是见了我,很正经,甚至有那么一丝紧张。

这是文化的威力。

石头有辆埃尔法,为什么买这辆埃尔法呢?也是有渊源的,他重新站起来以后,不满足于乡镇市场了,想跟我哥一样拓展省外乃至国外市场,他第一步要进军县城,有军师给他建议,现在开什么路虎什么陆巡不牛B了,当老板了一定要坐车,人家现在南方都坐一种面包车叫埃尔法。

他就真信了,买了。

当时上路90多万。

本地第三辆还是第四辆,反正他都能数出来,谁谁谁有辆,我对这个车一直无感,因为我知道丰田的商务车纯粹是智商税,若是让我选,我宁愿选雷克萨斯LS也不会选埃尔法的。

这个车买了以后,他开的很少。

为什么?

全被人借去了,朋友、领导,只要需要长途出差的,全找他,有的他给配上司机,有的自己带着司机,有人想一家老小去新疆旅游,他也急忙把车给送去。

大家没在小地方待过。

小地方为什么每个老板都会有辆商务车?

就是为大爷服务的。

主要是借车。

这才几年时间?跑了50多万公里,几乎一直是不停歇的状态,车很少在石头手里,一直都是外借模式,有人要去武汉送闺女上大学报到,你知道有多夸张吗?当天打来回,早上走,半夜回来,不影响上班。

2020年,年初,就是疫情爆发前,我想买混动奥德赛,还交了1万定金,石头说也想换个商务车了,理由就是埃尔法也烂大街了,但是奥德赛他不选,理由是太便宜,我说那可以考虑GL8的艾威亚。

疫情缘故,我没买,2021年,我想买六座艾威亚,他也要跟我一起,我问那你的埃尔法卖不卖?现在卖的话,能卖个好价钱,他说卖,若有合适的主,你帮我留意着。

无巧不成书,我骑车认识了个南方老板,在这边做生意的,他想买个埃尔法做市场,问我有没有认识二手的?

我说,我们村有辆。

他问,多少公里了?

我说,我不知道呢,反正他开的不多,平时都是别人借去,开的很爱惜,因为能借车的人都有司机。

他说,帮我问问。

其实,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开了多少公里。

这个车变速箱更换了一次,买的拆车件,花了2万多块钱,他顺手让人给调了表,调成了10万公里,这些事我都不知道,我只知道这个车开的很爱惜,毕竟都是司机在开……

最终,还真成交了。

成交后,我那个骑友联系我,说你这个同学不地道,这个车调过表,换过变速箱。

我说,买之前,不是查过保险记录与4S记录吗?

他说,他自己掏钱换的,没有记录。

我问,跑了多少公里?

他说,我问4S店的人,4S店的人说这个车少说跑了三四十万公里。

我说,那我找他。

他说,孬好不说,你实话实说就行了,咋能卖给自己人也调表呢?

我接着问石头,石头承认换过变速箱,但是这不是事故,调表不是因为卖车而调的,是换变速箱的时候调的,我说那咋弄?弄的我好尴尬。

这些,我都理解,石头的本质还是农村人。

虽然也有钱了,但是骨子里还是有这些劣根性,我跟他说了以后,他也觉得不好意思,问实在不行就给退车,结果呢,我那骑友又不退,因为这个车一直在涨,当时是53万成交的,他卖二手也能卖55万了,石头说,要不,我送四条轮胎给他吧,那车轮胎也不大行了。

成交。

后来,我们俩得出的结论差不多,就是不能把车卖给认识的人。

因为,二手的就是二手的。

你不能花二手的钱有一手的期望值……

你知道现在调表有多专业不?我们五辆猛禽,三辆卖给了专业的改装店,就是玩车的祖宗系列,都调过,但是都没看出来,主要是车龄太年轻了,不相信一辆车半年能跑五六万公里,半年跑一两万公里是比较正常的。

越野车,真的不能买二手的。

石头没买GL8的艾威亚,而是选了塞纳的3.5四驱,一次买了两辆,一辆供自己家人,一辆继续伺候人,也让他买着了,这车也涨钱了。

春节,我餐厅开门。

石头来找我喝酒,跟村长一起,当时是村长来县城公关法官的,要处理个什么案子,几个人在我这里吃饭,石头喝多了跟我说,你读书多,你赚再多我服气,但是你哥没念几天书,他赚多了,我不服气,你知道我这些年为什么这么大的干劲吗?就是我一直在BIAO着他。(较劲的意思)

我哥现在出事了,石头应该很高兴。

被他比下去了。

我亲表弟,喝了酒,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:哥,你知道我为什么坚决不上班非要创业吗?我就是不想比你差,你能飞多高,我就飞多高。

现在做的也不错,在本地一个细分领域,算是头牌。

所以,榜样是很有力量的。

我哥的案子疏通的差不多了,就一个原则,积极认罪,从轻处罚,晚上我见了见法庭上对我哥声讨最大声的姐姐,专业术语叫公诉人,我发现,日常生活中,她说话也是这个语气,跟我媳妇似的,随时都会很敏感,接着就会发问,我在想,你在家也跟老公这么说话?你有没有生活的一面?

我这么温柔的男人都被你吓的一惊一乍的。

我一说,我认识你们单位谁谁。

她马上就质问:谁?你跟他什么关系?一起吃过饭?送过东西吗?

没法交流。

我表达的意思是,你别总是看谁都像犯人,你柔和一点,不需要大声的训斥,吓着我哥,关键是容易给法官一个错误的导向。

她说,没有罪,我们就会做免于起诉,有罪,我们就要争取给与定罪。

我问,那我问你个真心的,你有没有遇到过,被抓了很久,然后又免于起诉,而不是基于家属送钱?

她说,很多,你对我们这个行业太不熟悉了,我们是做我们的本职工作,你没有罪,我们法律是保护你的。

戒心,好久才放下。

我只是聊聊天,没别的意思,她跟我讲,现在是最敏感的时期,每天大家都在认真学习,因为现在国家反腐到了最攻坚的时刻,主要是针对司法系统腐败,所以每个人都在秉公做事,绝对不会有私心的。

从内心而言,我觉得特别欣慰,原来一线工作人员是有如此的觉悟,如此的公正之心,心系案件,只想给个公正的处理。

我问,你提审过那么多犯人,心里会不会也变的阴暗?毕竟你要了解整个做案过程,包括有些很变态的案子。

她说,这取决于你是以工作的心还是八卦的心。

我问,有没有定性很模糊的案子?

她说,也有。

我问,有没有很变态的案子?

她说,也有。

我哥,今年运气真差,又遇到了包公小姐姐……

小律师判断,问题不大,但是也存在变数,小律师问我出去玩的如何?咋把车都玩炸了?

我说,我故意的,因为我眼皮总是跳,我以为是有什么天大的事要发生,后来发现是车子炸安全气囊,我就觉得是小事了,仿佛是靴子落地了。

人在事件中是最容易成长的。

我原以为,我哥出了事,几个股东会退出,结果没有一个退的,大家对他还是蛮认可的,至少有一点,他不好女色,我嫂子没事就嚷嚷:你白搭,人家都有小老婆,你没有。

我都做好了准备,就是若有人退出,我就把股份给收购,发现大家对他还是蛮信任和期待的,前天松行长还专门跑过来问我进展如何,他给我提供了一个信息,就是今年11月份以后,整个工程、地产行业的杠杆会到极限,资金会非常非常紧张,所以要提前筹钱,准备过冬,这个我早就知道了,这次国家是下决心掐地产和工程。

我还要准备救我媳妇,我看内部信息流出,深房理的会员都被列入银行催收名单了,我媳妇跟别人合伙买的房子,肯定需要还贷,按照比例,我媳妇也需要继续往里付款,现在止损根本来不及,只能我硬着头皮帮她继续补资金进去。

我在家里,真的是当爹的角色。

要照顾每个人。

事件可以使人快速的成长,包括这次沙漠事故,我们去了三辆,提前走了一辆,剩余的两辆全炸了气囊,这里面就有了小插曲,当时我们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车友,也不熟,他非喊我们去高沙区,我们不愿意去。

因为我们水平不行。

这哥们呢,挺有钱的,就夸张的说了这么一句:出了问题,我给你们买辆新的。

结果,真出了问题。

那你说,要不要买辆新的?

你以为是玩笑?

回来后,在协商解决方案时,其中谈的第一条他要把车子收购了,第二条是补修车费用以及车辆贬值。

我朋友的车子已经解决了。

我的一直没出定损价格。

有时我在想,对于他而言,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事吗?只是喊了两个朋友进沙漠玩一圈,因为自己的一句大话,要赔个一二十万进去。

我们自己也要照镜子。

就是无论玩也好,做生意也罢,不要对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负责,想玩?自己玩,找专业领队,不要带小白,不要随意让人搭车,做生意不要跟穷人做,不要跟输不起的人玩。

后来,他问我,董哥,你的车怎么弄?

我说,保险若是给我修好,就算了。

他给我发了老长老长的话,很感恩之类的,交了个朋友。

我觉得,对他自己而言,也是成长。

一次就改了。

手不要伸的太长,尊重每个人的生命轨迹,不要大包大揽,我哥的事,我是实在没办法了,若是稍微远一点,哪怕是我妹的事,我都不会管,因为我妹是领养的,不是亲生的,我哥的事我也管不了,只能遵守游戏规则,人家说了,坦白从宽,积极赔偿,积极认罚从宽,那咱就积极赔偿积极认罚,至于最终有多宽,那就看他的造化了,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事。

你没事,行什么贿?

这一波,若是能平稳落地,我就把今年的积蓄全扔掉,我越想越觉得我那个75后车友讲的有道理,你看着谁好,就投他点钱,你就当自己是文盲,也不会看账,年底愿意分点就分点,不愿意分就不分,佛系。

我们怎么证明我们关系好?

我们有经济往来,这才是真好。

朋友之间不能做生意?

那说明不是朋友。

大人物使人变大,小人物使人变小,遇到大人物,我们不是单纯的膜拜,而是要发生点关系,要么我们投资他们,要么他们投资我们,不在于钱多钱少,一两万也可以。

例如石头这样的人,我若是投他2万元,他一年怎么也能分我1万元。

若是没有来往呢?

久而久之,都疏远了。

他们也希望我们能跟他们有点关系,例如他们可以征求一些咱的意见,或者需要咱给牵线认识谁。

说归说,闹归闹,石头这类人我是不会投资的,虽然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很熟悉,但是我知道农村人身上的劣根性,初中毕业的人是不值得信赖的,他亲大爷抱怨他的车把村里的路给轧坏了,他去把家里给砸了稀烂,貌似还扇了他大爷几个耳光,具体咱没见,我爹讲的。

跟这些人在一起,就如同我写的历史系列一般,伴君如伴虎。

好在什么呢?

我对他不薄,还有就是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,熟悉里面的游戏规则,彼此都有相互钳制的能力,其实这些人都很怕我,怕我乱写。

(转懂懂日记)

当下赚钱就到当赚app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
相关推荐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2021年当下赚钱必备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