计较多了,心情累了;欲望大了,幸福少了。人生百味,繁华万千,终是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
腾讯大王卡免费30G专属流量

店里来了几个读者

店里来了几个读者。

吃吃饭,喝喝茶,接着就是尬聊。

没有太多话题,来的客人聊的话题大同小异,就是迷茫,找项目,找方向,就是不知道人生出路在哪?问我,董老师,您觉得做点什么好?

这个问题,我很难回答,我说写文章好。

您觉得写不了。

我建议送外卖,开滴滴。

您又不屑干。

我始终是那个观点,就是没有不赚钱的项目,只有不赚钱的人,若是二十来岁为这些问题迷茫,我觉得是正常的,但是到了快四十岁了,还在十字路口徘徊,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我倒觉得,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,应该一身武艺才对,一身武艺是什么意思?

就是换个行业,我们依然是王者。

就这么自信。

我们不是老了,而是长大了,越来越成熟了,我们知道怎么切入市场,怎么宣传,怎么经营,怎么管理……

与行业无关。

我们是能赚钱的人。

所以,一旦同龄人在我面前唉声叹气,迷茫,彷徨,我不愿意跟他玩了,十多年前大家聚在一起都是在找项目,咋十多年过去了,话题一点都没变?说明你没啥进步,没有时间加成的优势,来的快,去的更快。

我跟几个读者说,要不,你们在这里先一坐,书随意拿随意看,我去给媳妇买点饭去,她还没吃午饭。

店里来了几个读者配图

隔壁的隔壁开了一家川菜馆,这是这个门店今年换的第三个店,都是饭店,换换招牌就行,最初是家常菜,后来是小海鲜,现在又换成小四川了,我媳妇说这家毛血旺还是比较正宗的,让我中午帮她打包一份送回家。

我一进店,老板立刻起身,热情洋溢,仿佛很熟一般。

其实,我是第一次来。

老板不到30岁,略土,一看就是农村娃,本地人,我说要个毛血旺打包,他急忙到后厨去安排。

我问,之前干过饭店没?

他说,没。

我问,咋想起干饭店呢?

他说,我这个哥,他是川菜厨师,他说咱兄弟俩没什么事干点小买卖吧。

我问,投入不小吧?

他说,不小。

我问,开业后,有什么感想?

他说,买卖不好干,前几天下雨,一天卖不了三百块钱。

我问,跟想象的不一样?

他苦笑着说,不一样。

外行当老板,内行当厨师,撕逼是早晚的事。

菜需要等一会,我坐马扎上等待,老板切了盘西瓜给我,我急忙推辞了:我平时很少吃西瓜,你拿给其他客人吧。

他又端走了。

我懂他,他在努力的讨好每个客人,希望能发展成回头客。

怎么描述呢?

笑的很努力,甚至有些卑微感。

整个店只有一桌客人,打包时,我问了一句:客人这么少,能保证食材新鲜吗?

他说,能保证,肉、毛肚,都是当天现买,看着要不新鲜了,咱就自己炒着吃了,不会给客人吃的,咱就指望赚个口碑。

走的时候,他把我送到了门口。

即便如此,也不影响他关门。

当每天都亏本时,自然而然就止损了,现在还是不甘心,总觉得努力宣传就有效果,前几天,我听本地交通台也给他们打广告了,应该是花钱打的,还找了网红来探店……

无用功!

若是做的的确好吃呢?

也很难。

因为,川菜这个东西,还是需要四川老板来加持的,你若是不说四川话,就感觉不正宗,再好吃也觉得不正宗,你看本地火的几家店,都是地道的四川老板。

本地有个串串香,四川少妇开的,我还是通过我媳妇认识她的,性格跟我媳妇差不多,大大咧咧的,说话嗓门很大,长的比我媳妇好看,偶尔我路过会过去坐坐,她都会弄上一大把让我尝尝,我不喜欢吃这玩意。

对我很好,偶尔也会来一句:我给你打赏你看到没?

我急忙说,看到了,很感谢。

其实,我基本不看。

她的店生意很好,我说是因为她长的好看,丰乳肥臀,她说是因为配方好,月利润两到三万元,纯的,赚钱还是可以的,我觉得唯一的问题就是太累,几乎就是团团转,一刻也不停……

经常有人到店里要学习配方,她不教。

我媳妇要入股。

她不要。

我建议她做饿了吗和美团,她不做,理由是抽成太厉害。

一个这方面绝对保守的人。

之前,我想跟她合作,也不是我,是我想让刘威跟她合作,刘威做的业务很奇葩,就是跟各地比较有特色、有市场的小吃合作,帮他们招加盟、招培训,这个比什么都有说服力,只需要每天录抖音就可以了,大家自然就找来了,这种虽然不是品牌,也没有过硬的招牌,但是人家学员来了服气。

的确是厉害。

例如本地的凉皮、烧鸡,刘威都做的很好。

那老板辛苦卖凉皮一个月才赚多少钱?而与刘威合作搞培训,哪天不分个三千两千的,而且骄傲的不得了,天天跟客人炫耀,有从黑龙江飞过来找我学的,有从云南坐火车来的……

前几天有个新闻,上海一个团伙做奶茶招商,注册了50个品牌,租个门店,雇人去排队,然后做招商加盟,搞了七个亿,这种就是纯骗,奶茶都不是自己做的,而是去别的品牌店买的,就是演戏给来考察的客户看。

为什么饭店、奶茶这类招商加盟这么火?

男人,一创业就想饭店。

女人,一创业就想奶茶。

实际上?

一进就死,有没有人能干起来?

有!

我采访过这些搞“骗术”加盟的客户经理,全国餐饮行业招商加盟的主力军是山东+河南,一年搞几个亿的利润都很正常,我问过他们,就是什么样的人能干起来?

答案是:原本就有商业天赋的,就是不加盟也能干起来的人。

刘威他们觉得自己做的属于比较有良心的,至少是用心找的各地真正有忠实粉丝的小吃,学费也不贵,从几百到几千,至于学会以后回去发展成什么样,那就看各自的造化了。

串串香拒绝搞加盟、搞培训。

你说气人不,我是看你赚钱辛苦心疼你,你不领情,你董哥多疼你。

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谈过心,问出了答案,就是你为什么不愿意搞培训?

她说,那坏了,本地接着开了第二家第三家,我就没生意了。

我说,这个很简单,你说明,不允许在本地开就行了。

她说,那咋管的了人家?

我说,管的了。

还是接受不了……

我过生日,她来送蛋糕,上午10点来的,说就坐一会,11点就要回去,店里一会就要忙了,我媳妇又跟她谈起了入股的事,她还是那个观点,我们这个小生意你看不上,另外我们现在挺知足的,够花的,就是忙点。

我说,咱现在是关上门吃饺子,也没外人,我提个方案,你回家思考一下,我一次性给你60万现金,额外每年给你10万元工资,水电、人工、房租我全承担,你把店租给我两年,你觉得行,咱就合作一把,我肯定不会把你店给糟蹋了,只会越弄越好。

她说,不值那么多钱。

我说,你考虑考虑,我们两口子也是认真的,虽然你一年也能赚个二三十万,但是很难攒住,我这个不同,我是直接先给你,一把,我也不要你的店,店还是你的。

我问过刘威,就是她的店的规模、盈利能力而言,若是做培训的话,两年能赚多少钱?刘威认为,200人没有任何问题,一人收费1万元,这个不同于空谈配方的那些卖家,这个是眼睁睁看的到效果的,何况是在县城,没啥人流量,生意都做的这么好。

她未必会同意。

太保守。

总是害怕别人抢她的生意。

其实,配方一点用都没有,只是你自己把它当个宝贝而已,你应该有另类的自信,就是敢于把配方公开才行。

她觉得我这个想法,太可怕!

从内心深处而言,我对她的店一点兴趣都没有,因为我不喜欢吃串串香,辣椒也吃的少,我之所以给出这个馊主意,只是因为我媳妇心疼她,另外我知道亏不了,即便是真接手,我也不会碰的,我会让刘威他们直接去做招商培训,甚至连广告都不用怎么投,前期积累了大量的客户数据,发个朋友圈就行。

至于说搞招商,搞培训,是割韭菜,还是恩泽众生。

在于什么角度,怎么看。

从一门手艺的角度,这是传道授业解惑。

从成功率而言,这是割韭菜。

再好的项目,最终能成功的,都是极少数,甚至与项目本身关系都不大,通过串串香我认识了她的几个老乡,有的在我们县城开饭店,有的在隔壁县城开饭店,你会发现,他们每个人都做着几个不同的分类,重庆小面也做,串串香也做,螺蛳粉也做,馅饼包子也做,就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是知道怎么开饭店,至于饭店的主打是什么,貌似没那么重要。

意思是,卖啥都行,包括为什么我说让刘威发发朋友圈就行?因为学过凉皮的人依然会学串串香,他们也希望找到可以不断复制的项目。

给媳妇送下毛血旺,我接着回书店,大家还在那喝茶。

我说,要不,咱去洗脚吧,我一两年没去了。

好。

之前,我是什么状态?

每天早上写三个小时的文章,然后解放了,什么事都没有了,随心所欲,所以我每天都为一件事犯愁,去哪吃午饭,喊谁出来吃,吃过午饭去哪娱乐?是去洗脚还是喝茶?然后熬到下午3点,去球馆打球,打完球要么聚餐,要么回家。

而今年的我呢?

完全是陀螺状态,每个小时都安排的满满的。

什么打球?什么聚餐,什么洗脚,全砍掉了。

只有专心工作。

甚至有些无力感,很累。

我熟悉的一个技师是13号,非常熟悉,交往了有个六七年吧,我说的交往就是我经常去,没有任何故事,他们管理很严格,不允许外出,没有名字,只有号码,不能把联系方式给客人,咱也没问过,就是一切止于房间内。

她们所有人都喊我老师。

都认识我。

我一去,都有韦小宝的感觉。

正规足疗店,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,基本全是已婚妇女……

我熟悉的这个13号很特别,她是本地人,读过高中,她来上班的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觉得干足疗赚钱多,颜值也可以,中等偏上,又懂本地方言,所以她是绝对的花魁,即便是我这样的,动不动都约不到她,就是一打电话预约就是已经在上钟了,偶尔我很长时间不去,突然去一次,她遇到我还会哭。

感动的。

日常聊久了,我对她很熟悉,家是哪的,孩子几岁了,房子买在哪,因为什么干的足疗,有没有被人歧视之类的,她都告诉我。

当时,我也给她提过议,就是不要干太久,孩子一懂事,就别干了,否则孩子总觉得妈妈是干足疗的。

她认同。

一个月八千到一万的收入。

还是可以的。

干了五六年的时候,我觉得她也慢慢适应了足疗店的环境,玩笑尺度也大了,其实我不喜欢她这样,就是我还是希望她正经一点,那样我会把她当朋友一样相处着,一旦乱开玩笑,我就不珍惜了,环境使然,总有人会动手动脚的。

我曾经提议让她到我店里上班。

她还真趁逛街的时候来找过我,怎么说呢,她穿工装时,感觉颜值很高,真在日常生活中遇到,感觉略陌生,很普通,另外同事们一致不同意,觉得咱是书店,高雅的地方,干足疗的再正经也不行,这是两个平行的维度。

我在想,当时我的想法,应该有点类似高晓松醉驾坐牢的日子,等他出来时,想请里面的狱友当司机。

只是,冲动而已。

我对这个群体接触比较多,特别是里面有几个是我读者,偶尔见了我还很激动,怎么对她们定义呢?

就是一群家庭妇女,可能是我们的姐姐,可能是我们的妹妹。

很普通,很正常,很生活。

多是河南那边的,有时你想想也挺不容易的,普通一点的,月收入五六千元,一干就到凌晨一两点,住集体宿舍,也就是说,在她的整个生活中,几乎是没有阳光的,全是灯光模式,孩子多是留守儿童,两口子在不同的城市打工。

她们会出轨吗?

很难。

可能会爱上一个顾客,但是发生故事的概率极小,一是不允许加联系方式。二是她们出行必须是两人以上,包括逛街。三是晚上必须住在店里。

还有,都是中年人了。

不是小姑娘。

一年见娃一两次……

有没有天资很好的?

我遇到过两个,就是明星一般,一个是原先在海澜之家卖衣服的,一个是原先卖化妆品的,仅限于看看,一聊天,没法聊。

到店里后,发现,大换血了。

基本都不认识了。

修脚的认识,我问他,老的还有几个在这里?

他数了一圈,我认识的还有一个东北娘们,在快手上很火。

我问,13号走了多久了?

他说,半年了。

我问,干什么去了?

他说,当老板去了。

我问,开足疗店了?

他说,不是,开了个水果店,她没给你发信息?

我说,我没有她的微信,你们店不允许客人加微信。

他说,都知道她有你微信。

我说,那可能别的渠道加的。

其实,我真有。

替她高兴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换种工作环境是对的,按一辈子脚不是那么回事,关键是老公要承压,孩子要承压。

没有熟悉的技师,让给随机安排几个。

都很漂亮。

远碾压过去的。

年龄也小,应该都不到30岁。

我给13号发了个信息:我来找你洗脚,你不在。

她说,董老师,我开了个水果店,我发位置给你,欢迎来吃水果,不要钱。

我说,好。

给我洗脚的小姑娘,洛阳口音。

颜值85分以上。

弯腰时,能看到整个胸上有个大纹身,牡丹系列的。

手上有个蜘蛛之类的,小的。

这种点缀式纹身的人,到处都是纹身,腿上,背上,腰上,胸上,胳膊上,就是没有系统的规划,现在纹身跟过去不同,现在纹身很多时候只是因为叛逆,好孩子也纹身,纹身最庞大的群体是饭店服务员、工地工人。

我调侃她:你手上这个纹身在哪纹的?

她说,我朋友刚学,拿我练手。

我问,要钱没?

她说,没有。

我问,身上还有纹身没?

她说,没有了。

我说,我是干纹身的,会看,你身上肯定还有。

她说,真没有了。

我说,可以打赌。

她说,腿上还有个,我跟你说,我纹身都是因为帮朋友练手,我现在回家我娘都不让我进家门了。

我说,可以去洗了。

她说,可疼了。

洗完了,回家,我在想,互联网再怎么冲击,也很难冲击到这类服务行业,这类服务行业最大的BUG是人员流动性太高,所以做的好的全是宗族系,就是七大姑八大姨。

晚上,红毛给我发信息:来参加机车音乐节吗?

我问,什么时候?

她说,明天。

我问,你去吗?

她说,你去的话,我可以过去,我离那3公里。

我说,晚点答复你。

她说,好。

红毛就是黄毛的姐姐,亲的,黄毛她爹在本地算大地主,黄毛在荷兰教书,之前在英国留学,我跟黄毛是老铁,铁的不能再铁了,算是铁哥们,只是她是女的,我是男的。

我都快成黄毛的秘书了,她要回来都提前联系我,让我安排车去接她,她回来也不住家里,要住酒店,我要安排酒店,吃喝玩乐都找我。

红毛跟黄毛是两个状态。

黄毛是孙悟空,能蹦跶。

红毛是唐僧,很安静。

貌似也留过学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读的野鸡大学,做过中专老师,搞过培训学校,开过服装店,现在搞田园综合体去了。

隐居了。

黄毛喊我的话,我就不去了,主要是我对机车文化节没兴趣,就是一群油腻大叔骑着哈雷在那装B,就是三大派系,哈雷一直在C位,目前最主流的群体是宝马水鸟系列,整个停车场可能半数是水鸟,剩余一些就是本田系列了,例如金翼之类的,我若是骑着我那8千元买的巧格,不知道保安让进不。

真没啥意思。

一大早,我给红毛发信息:我去。

她问,你先去看机车还是先来我这里?

我问,我离哪近?

她说,离我这里近。

我问,你去看吗?

她说,我无所谓。

我说,要么这样,我去接着你。

她说,也好,我给你发位置。

直线距离76公里,高速110公里,那我肯定选小道,小道一点都不小,旅游大道,修的特别好,而且我经常跑,都熟悉测速点了,完全可以跑的快一点,令我惊讶的是,一辆车都没有。

我看明白了,说是桥断了。

我又绕到村子里,折腾了两个多小时……

主要是村子限宽,我到田野里转悠了老半天才转悠到大路上,终于见到红毛了,第一反应,老了,她看我应该也是如此,人过40以后,一年不见就大变样,何况两三年没见了,就如同夏天,你隔几天发现树林没啥变化,但是秋天不同,一天一个样,我骑车的时候,每天在同一位置拍张照片,秋天对比最明显。

老了后,脸部肌肉松弛了,下垂了。

我跑下来,先来个大拥抱。

我说,上车。

她说,好。

上车后。

她问,你现在还经常见女网友不?

我说,很少。

她问,见了面还抱抱不?

我说,很少。

她说,你从里面走,我带你转一圈。

我说,好。

她现在做的项目很小,核心卖点是“研学”,一是让小朋友们来,二是他们有团队四处游讲,特别是关于学生心理问题、性问题。

我问,能赚钱不?

她说,还好。

地块不算大,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开发,基本是原生态的,一些拓展项目、研学项目都是无动力的,她对这个地方很满意,说自己盖了三套房子,都是带院的,而且是带防尘处理的,乡村HOUSE最大的问题就是灰尘。

我问,有手续没?

她说,这就是我选择这里的原因,有几十亩的合法的建筑用地。

我说,可以开发别墅。

她说,理论上可以。

我问,那你要是带手续转让,能值钱了。

她说,还好。

我问,多久进城一次?

她说,半个月。

我说,与世隔绝了。

她说,我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
我问,闺女呢?

她说,寄宿学校。

我问,初几了?

她说,初三。

我问,学习如何?

她说,倒数吧,具体我也没问她,这个孩子我从小就没管过没问过,我们两口子在孩子教育问题上出奇的一致,之前孩子说不想上学了,我就帮她骗老师请假,我是绝对百分百站在孩子角度的,就跟姐妹似的,这些年,无数人劝我,你千万不能这样,否则以后肯定后悔。

我说,父母都说要放手去爱,但是没人能放手。

她说,是的,我相信她。

我问,能考上高中不?

她说,应该差不多,最近几次都考的很好,前二十名了,她说自己要去巴黎学服装设计,所以先要考个差不多的大学。

我问,她经常来这里不?

她说,周末,有时她爸会带她来。

我问,没计划二胎?

她说,我对孩子没啥感觉,你呢?

我说,我阳痿了,不过我的确可以找到一些帮我生娃的。

她问,想当种猪?

我说,那倒不至于。

她说,总有人跟我说,家族传承,我就会问一句,传承什么?你知道你爷爷的爸爸叫什么吗?我跟我女儿经常讲,爸爸妈妈只是给你做个榜样,我们为我们自己活,你为你自己活,你也要让你的儿女为他们自己活,绝对不是牺牲一代人去培育另外一代人。

我说,你这个想法很好,但是落地很难。

她说,在于你是否真的相信她是优秀的。

我说,跟你妹妹似的。

她说,我觉得我妹妹活的很幸福。

我说,是的,我也觉得是。

看了一圈机车,没啥意思,可能是因为我都能买的起吧,所以没觉得有啥惊艳的,然后我们俩去吃饭,她问我要不要去她的小房子里吃?可以吃点地道的野菜。

我说,你可别忙活了。

她说,我这边有阿姨。

我说,那好。

她说,我打电话安排……

我问,跟这些附近村庄的人在一起打交道,能习惯不?

她说,还好,毕竟从小我也算是农村娃,只是,接触久了,总想起你写的,我发现农村人出轨的特别多,而且也不当回事,我们家阿姨没事就给我讲,听她讲讲,村里乱了套。

我说,本来就是。

她说,你有机会,弄个山,别太大,就当自己的花园,不要搞旅游,也不要搞开发,所有搞旅游开发的,初衷都是自己弄个地方玩,最终都被政府绑架了。

我说,去年,我们在XX搞了个墓地,那哥们就是搞了个田园综合体,后来实在没办法盈利了,投入了太多,就四处跑手续,搞了个墓地开发项目,但是他没有经验,卖不了,后来让我哥接过来了,不同地方的殡葬政策不同,例如咱这边一般都是指定地点,全程监控,你不埋在这里不行,你若听话还给你发奖励,有的地方是可以自由选择的,他们那边就可以,我哥接手以后也卖不动,位置的确很好,依山傍水,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在高压线下,老百姓觉得人死以后就成仙或成鬼了,出行都是飞的,一飞撞高压线上,那坏了。

她问,后来怎么卖的?

我说,说起来我都觉得奇葩,卖墓地主要靠神婆,我们给他们佣金,我们在各地都是这么做的,但是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牛B的,生活中是个很抠的娘们,但是超级能忽悠,说是星云大师从香港过来专门找她交流,说转了一圈就发现XX山这个位置风水好,那高压线怎么解释?有点类似孙悟空给师傅画的圈,妖魔鬼怪都伤害不到,这才是最完美的家……我们一共代理了110套,她自己卖了60多套,奇葩不?就是我的三观都被颠覆了,为什么说她抠呢?最后跟我们算账,几十块钱都唠叨。

她问,信徒信?

我说,绝对信,有从杭州飞过来买的。

她说,我爸那个时候一直想盖庙,就是想做这个事,但是一直都没批下来。

我说,沂南做了一个,庙比墓地更有潜力,因为庙的容量是无限的,就是放多少个都可以,关键是大家是这么认为的,有佛祖庇护着,又有香火供奉着,早晚成仙,前几年宁波人最喜欢弄这个,当时我媳妇上教练技术,他们班的班长凑了不少钱,就是想跟我哥合作这个,这个东西很难批。

她的房子很好,很安静,装修的也很简朴,看来她已经完全适应这类生活了,连个电脑都没有,说也没有网线。

我说,那你不看新闻?

她说,我觉得我仿佛与社会脱轨了,例如疫情,你们天天说,但是在我这里,好像压根没发生过这些事,打仗也是,前几天打,这几天不打了。

我说,你也不怕孤单,实在不行,找个男朋友领来玩玩。

她说,没啥意思,你知道那个郝XX不,他上次来说自己开船去新西兰,在海上一漂就是一两个星期一个活人都见不到,全程就自己,他说自己都得抑郁症了,我倒觉得我很喜欢,很向往。

我说,我受不了。

饭吃的很匆忙,我就回来了。

她一直问我: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

我说,我这两年把自己搞的太满了,今天还有三件要事要做。

她说,没必要的,慢慢来,终究离去且一无所有,快乐才是最重要的。

回来的路上,我在想,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性格?

她父母就是绝对自私的人,只考虑自己的事业,根本不关心孩子成长,于是她们姐妹又延续了这些,她至少还生了个娃,黄毛直接连婚都没结。

我做不到……

(转懂懂日记)

当下赚钱就到当赚app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
相关推荐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2021年当下赚钱必备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